中国南珠圆梦人

 

林江在观察细胞生长情况。

 本报记者 李新雄 本报通讯员 邹文静

    ■编者按

    为讴歌和宣传弘扬我区广大科技工作者爱国敬业、精诚协作、求真务实、勇攀高峰的优良品质和精神风采,在全社会营造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科学的良好氛围,本报今日起推出“广西科技群英谱”栏目,敬请垂注。

    她 创新了珍珠成因学说,发明了珠母贝外套膜细胞培养的培养基,解决了广西道地药材合浦珍珠濒临灭绝的危机;她研发的海水药用无核珍珠产业化养殖新技术、天然 酶低温水解珍珠技术使我国成为世界上首个海水无核药用珍珠产业化养殖的国家,满足了几千年来人类对药用珍珠的需求;她的海洋药物、壮药民族药研究成果多项 处于国际或国内领先水平,先后3次获得广西科技进步一等奖……

    她就是广西“特聘专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全国百名杰出青年中医、澳门金莎网上娱乐基础院院长林江教授。

    1 创新珍珠成因学说 抢救珍珠道地药材

    林江出生于珠城北海,大海对于林江来说,是一个从小痴迷的神秘世界。

    “我对珍珠产生特殊感情源于它的神奇药效,我目睹久治不愈的烧伤患者用上合浦珍珠粉后伤口得以愈合的病例,也亲历反复出现黑便的十二指肠溃疡患者,把合浦珍珠研磨成粉连续服用后除了病根的成功案例。”合浦珍珠的显著疗效为后来林江从事药用珍珠研究埋下了“种子”。

    珍 珠的道地药材指广西合浦海域出产的珍珠(南珠)。细小的珍珠具有超乎人们想象的药用价值,药用市场需求巨大,但因为天然珍珠数量奇少(1万个珠母贝里天然 珍珠不到10克),且价格昂贵(粟米大的珍珠比黄金还贵且买不到货),我国从上世纪50年代起,用人工插核方法培育海水有核珍珠。而原有人工插核养殖的海 水珍珠不适合药用,实验室用人工插囊养殖珍珠的方法成珠率又仅为4.05%,无法在生产中应用。市场上往往以淡水珍珠冒充海水药用珍珠,可是,海水珍珠与 淡水珍珠在功效上有区别,价格相差百倍。

    突破瓶颈,填补海水无核珍珠产业化养殖关键技术的空白,化解合浦珍珠濒临灭绝的危机,林江找到了自己的使命。上世纪90年代初,由她主持的“珍稀道地药材珍珠的养殖技术创新研究”开启了她克难攻坚的征程。

    在对大量中外文献、古代记载阅读分析并多次对珍珠养殖场实地调研后,林江锁定研发目标,将细胞培养技术应用于药用珍珠的研发,以攻克海水无核珍珠成珠率太低的难题,使传统名贵道地珍珠药材重回人们的生活。

    怎么实现这一目标?

    珍 珠的形成有外因和内因两种说法,即受到沙粒、寄生虫等其他外来物质的刺激,或是因为珍珠贝外套膜上皮细胞的一部分发生病变,增殖形成珍珠囊,分泌珍珠质而 产生珍珠。前者形成有核珍珠,后者形成无核珍珠。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林江团队的研究视野更开阔,她们提出珍珠成因的另一说法:“外套膜组织分泌珍珠质是客 观存在的,如果我们能够改善珠贝母的营养状况,帮助它生长,在海水的环境里培育,同等时间内它也能够长成无核珍珠。”

    林江团队模拟珍珠贝在海水里的生长环境,开始用市售的培养基对外套膜组织进行体外培养。他们在实验室里不厌其烦地反复试验,但每一个试验小组反馈回来的结果都不理想。珠母贝外套膜上皮细胞体外培养的试验失败了。

    2 克难攻坚 南珠新生

     “科 学道路不会一帆风顺,困难当前,更能激发我们的研发思路。”林江冷静地逐一排查原因,发现市面上通用的营养基主要是针对人体细胞、昆虫等研发的,没有适用 于水生无脊柱动物细胞培养的培养基。考虑到珠母贝的生长环境与条件,林江当即调整思路,决定研发新的培养基。

    研发新培养基,就是要精准地搭配出最适合水生无脊柱动物细胞生长的营养液,这是最难的。因为这项工作之前没人做过,没有文献和参考资料,营养液要添加哪些营养素,每种营养素要添加多少量,营养液的温度控制在多少合适……一切都要靠林江团队从头开始摸索。

    团 队成员何国珍用“煎熬”和“崩溃”两个词来形容营养液的研发历程。马氏珠母贝外套膜细胞的原代培养周期是两天,一般第一天每两小时观察一次,第二天每8小 时观察一次。以摸索常规胎牛血清这个营养素的合适浓度为例,他们就从1%浓度开始尝试,每次实验用不同的量,量少了,细胞活不了,量加多了,细胞也不能传 代,半个月时间实验效果都不理想,没办法,只能停下试验,找失败原因。后来他们采用10%胎牛血清加上10%自制的珍珠贝体液和珍珠贝血清联合应用,光是 摸索这一种血清的适合浓度就花了将近两个月时间。有了合适的血清浓度,效果还是不理想,因此还得加入其他营养素,而加什么样的营养素,又是一个新的课题和 挑战,又是一轮新的煎熬。

    林江把经过净化处理及消化的外套膜上皮组织放到培养基中,置于20-25℃的无菌环境中进行培养。在珍珠 囊形成之前,用注射器把培养出来的细胞悬液注入到另外的珠母贝体内,试图让外套膜细胞形成有效的珍珠囊,分泌珍珠质。严谨的思路、缜密的操作、精准的配 比,林江团队摸索了10个月后交出了满意答案,培养出了健康而富有活力的细胞,培养基成功了。这种培养基成本低,适合于大规模生产,林江团队朝胜利的目标 又迈进了一大步。

    上天仿佛有意考验林江,刚啃下硬骨头,拦路虎又出现。2007年,林江团队将注射了人工培养的外套膜悬液的珠母 贝,投放到合浦珍珠养殖场进行试验,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有了成效,团队成员心中窃喜,胜利的凯歌即将奏响,历时20年的海水珍珠养殖技术研究即将画上圆满 句号。而一场突如其来的天灾几乎击碎了他们的梦想。2008年初那场百年不遇的冰雪灾害把90%的珠母贝给冻死了,已投放试养的珍珠贝生长数据无法记录。 当时实验至少需要100万个珍珠贝,而仅存的少量贝苗根本满足不了接下来的试验需求。团队成员欲哭无泪。

    “这时候一定要坚定团队的 信心,千万不能被困难击垮。”林江说。顶着寒风,她赶赴合浦珍珠养殖场,动员课题组所有成员,想方设法收购存活的珠母贝。大家跑广东,赴海南,马不停蹄, 每天跑800公里,挨家挨户跟珠农协商,收购珠苗,连续奔波10天后,林江团队终于闯过难关。

    2008年12月,一颗颗细小均匀、晶莹纯净的南珠见证了海水无核珍珠产业化养殖关键技术的成功。

    这 项技术的成功,为珍珠的道地药材——合浦珍珠的可持续利用提供了技术支撑。它率先实现了运用细胞培养技术体外培养并结合天然海水养殖海水无核珍珠的突破, 使插囊育珠成珠率由原来的不足5%提高到40%以上。值得一提的是,养殖海水无核药用珍珠的功效和成分与天然珍珠一样,价格却远远低于天然珍珠,使自古昂 贵的道地药材平民化,从而进一步推动珍珠药用产业化。项目采取产学研结合的方式,使技术能够在生产上应用。林江团队根据项目大量检测数据制订的“海水药用 无核珍珠”标准,经广西质量技术管理监督局发布实施,成为海水无核珍珠提供药用和食用的评价体系,确保海水无核珍珠道地药源的可持续利用,并提升了广西特 产——中国南珠的国际品牌地位,被评为广西重要技术标准。新技术在保证珍珠药用的基础上大大缩短育珠期,为珠农提供了一贝双收的创收模式,使养殖珍珠每亩 增收超过万元。

    林江圆了她的南珠梦,她的人生因南珠而精彩!

 

  • 暂无相关文章